Category: DEFAULT

孟子 離 婁

孟子 離 婁

《离娄上》共二十八章。 第一章,一是仍然强调规矩规范,也就是“遵先王之法”,“行先王之道”;二是应当“事君以义”,以“守义”责难君主才是“恭”和“敬”,而认为君主没能力 孟子曰:「離婁之明,公輸子之巧,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;師曠之聰,不以六律,不能正五音;堯、舜之道,不以仁政,不能平治天下。今有仁心仁聞,而民不被其澤,不可法於 孟子说:“爱别人,却得不到别人亲近,就要反过来问自己是否仁爱;管理别人,却管理不好,就要反过来问自己是否明智;礼待他人,却得不到别人回应,就要反过来问自己是否够離婁章句下 孟子曰:「舜生於諸馮,遷於負夏,卒於鳴條,東夷之人也。 文王生於岐周,卒於畢郢,西夷之人也。 地之相去也,千有餘里;世之相後也,千有餘歲。 得志行乎中國,若合符節。 先聖後聖,其揆一也。 」 〈孟子曰く、 舜 しゆん は 諸馮 しよひよう に 生 うま れ、 負夏 ふか に 遷 うつ り、 鳴條 めいでう に 卒 しゆつ す。 東夷 とうい の 人 ひと なり。 文王 ぶんわう は 岐周 きしう に生れ、 畢郢 ひつえい に卒す。 西夷 せいい の人なり。 地 ち の 相 あひ 去 さ る、 千有 せんいう 餘里 より 、 世 よ の 相後 あひおく るゝ 千有 せんいう 餘歲 よさい 、 志 こゝろざし を 得 え て 中國 ちうごく に 行 おこな ふ。 離婁下 言不必信,行不必果 【原文】 孟子曰:「大人者,言不必信,行不必果,惟義所在。 」 【譯文】 孟子說:「通達的人說話不一定句句守信,做事不一定非有結 果不可,只要合乎道義就行。 」 【讀解】 在《論語‧子路》裡,孔子與子貢討論士的標準時已經說過: 「言必信,行必果,任任然小人哉! 」這是從反面來否定「言必信, 行必果」的行為。孟子曰:「离娄①之明,公输子之巧,不以规矩②,不能成方圆;师旷③之聪,不以六律④,不能正五音;尧、舜之道,不以仁政,不能平治天下。 今有仁心仁闻⑤,而民不被其泽,不可法于后世者,不行先王之道也。 故曰: 徒善不足以为政 。 徒法不能以自行。 诗云:『不愆⑥不忘,率⑦由旧章。 』遵先王之法而过者,未之有也。 圣人既竭目力焉,继之以规榘准绳⑧;以为方员平直,不可胜用也。 既竭耳力焉,继之以六律,正五音,不可胜用也。 既竭心思焉,继之以不忍人之政;而仁覆天下矣。 故曰:为高必因丘陵,为下必因川泽。 为政不因先王之道,可谓智乎? 是以惟仁者,宜在高位,不仁而在高位,是播其恶于众也。 上无道揆⑨也,下无法守也;朝不信道,工不信度;君子犯义,小人犯刑:国之所存者,幸也。 孟子说:“离娄眼神好,公输班技巧高,但如果不使用圆规曲尺,也不能画出方、圆;师旷耳力聪敏,但如果不依据六律,也不能校正五音;虽有尧舜之道,如果不施行仁政也不能使天下太平。 现今有些国君虽有仁爱之心、仁爱之誉,但老百姓却不能得到他们的恩惠,也不能被后世效法,就是因为不实行先王之道的缘故。 所以说:‘仅有善心不足以用来治理好国政,仅有法度不能自行实施。 ’《诗经》说:‘没有过失没有疏漏,一切都按先王的典章。 ’遵循先王的法度而犯错误的,还从来没有过。 圣人既已竭尽了视力,再加以圆规、曲尺、水准、墨线,来制作方、圆、平、直的东西,使这些东西用之不尽;既已竭尽了听力,又用六律来校正五音,使各种音阶应用无穷;既已竭尽了心思,再接着推行不忍心别人受苦的政策,使仁爱足以遍惠天下。 孟子曰:「勢不行也。教者必以正;以正不行,繼之以怒;繼之以怒,則反夷矣。『夫子教我以正,夫子未出於正也。』則是父子相夷也。父子相夷,則惡矣。古者易子而教之。父子之間不責善。責善則離,離則不祥莫大焉。」

《孟子》今存七篇,记载了孟子及其弟子的言行,是儒家的重要典籍,也是研究孟子与思孟学派的主要材料。从《离娄》开始,属于《孟子》的下半部分。南怀瑾先生从孟子的 離婁 · 刻意修飾之意。章炳麟有《東夷》詩:「下讀更上移,文采相離婁。」 · 藥名,即閭茹。 · 古代人名,即離朱,眼力特好。《孟子·離婁上》:「離婁之明,公輸子之巧,不以 離婁章句上(十二) 孟子曰:「居下位而不獲於上,民不可得而治也。獲於上有道:不信於友,弗獲於上矣。信於友有道:事親弗悅,弗信於友矣。悅親有道:反身不誠, 孟子說:「臣下有勸諫,君主接受;臣下有建議,君主聽從.政治上的恩惠下達到老百姓。臣下有什麼原因不得不離去,君主打發人送他出國境,並派人先到臣下其自反而仁矣,自反而 孟子曰:「人有恆言,皆曰,『天下國家。』天下之本在國,國 之本在家,家之本在身。」 【譯文】 孟子說:「人們有句口頭語,都說『天下國家。』天下的基礎 是國,國的基礎是家,家的基礎是個人。」 【讀解】 我們今天常說:「沒有國哪有家? 孟子/離婁下 孟子 姊妹计划: 数据项 孟子曰:「舜生於諸馮,遷於負夏,卒於鳴條,東夷之人也。 文王生於岐周,卒於畢郢,西夷之人也。 地之相去也,千有餘里;世之相後也,千有餘歲。 得志行乎中國,若合符節。 先聖後聖,其揆一也。 」 子產聽鄭國之政,以其乘輿濟人於溱、洧。 孟子曰:「惠而不知為政,歲十一月徒杠成,十二月輿梁成,民未病涉也。 君子平其政,行辟人可也;焉得人人而濟之? 故為政者,每人而悅之,日亦不足矣。 」 孟子告齊宣王曰:「君之視臣如手足,則臣視君如腹心;君之視臣如犬馬,則臣視君如國人;君之視臣如土芥,則臣視君如寇讎。 」王曰:「禮,為舊君有服。 何如斯可為服矣? 」曰:「諫行言聽,膏澤下於民;有故而去,則君使人導之出疆,又先於其所往;去三年不反,然後收其田里。 《孟子·离娄下》 可可诗词网全文 8·1 孟子曰:“舜生于诸冯 ① ,迁于负夏,卒于鸣条,东夷之人也。 文王生于岐周,卒于毕郢 ② ,西夷之人也。 地之相去也,千有余里;世之相后也,千有余岁。 得志行乎中国,若合符节 ③ ,先圣后圣,其揆一也 ④ 。 ” 〔注释〕 ①诸冯:传说中的地方,无法确指。 负夏、鸣条,亦同。 ②毕郢:据记载,当在今陕西西安附近。 ③符节:符节是古代一种信物,被劈成两块,双方各执一块,严丝合缝地合上,代表双方的身份得到确认。 ④揆:度,度量。 8·2 子产听郑国之政 ① ,以其乘舆济人于溱洧。 孟子曰:“惠而不知为政 ② 。 岁十一月,徒杠成 ③ ;十二月,舆梁成 ④ ,民未病涉也。 愛人者人恆愛之,敬人者人恆敬之。. 孟子と戦国諸侯の含蓄のある対話や孟子と高弟たちの言行・思想を集積して編纂した『孟子』の離婁章句(りろうしょうく)の書き下し文を掲載して、簡単な解説(意訳や時代背景)を付け加えていきます。 ここでは『孟子』の離婁章句(孟子 第七巻, 第八巻)の一部を抜粋して解説しています。 冒頭にある1,2, の番号は、『孟子』の実際の章とは関係なく便宜的につけているものです。 [書き下し文]1.孟子曰く、離婁(りろう)の明、公輸子(こうゆし)の巧も、規矩(きく)を以てせざれば、方員(ほうえん)を成すこと能わず。 師廣(しこう)の聡も、六律(りくりつ)を以てせざれば、五音(ごいん)を正すこと能わず。 尭・舜の道も、仁政を以てせざれば、天下を平治(へいじ)すること能わず。 離婁章句下 孟子曰:「舜生於諸馮,遷於負夏,卒於鳴條,東夷之人也。 文王生於岐周,卒於畢郢,西夷之人也。 地之相去也,千有餘里;世之相後也,千有餘歲。 得志行乎中國,若合符節。 先聖後聖,其揆一也。 」 〈孟子曰く、 舜 しゆん は 諸馮 しよひよう に 生 うま れ、 負夏 ふか に 遷 うつ り、 鳴條 めいでう に 卒 しゆつ す。 東夷 とうい の 人 ひと なり。 文王 ぶんわう は 岐周 きしう に生れ、 畢郢 ひつえい に卒す。 西夷 せいい の人なり。 地 ち の 相 あひ 去 さ る、 千有 せんいう 餘里 より 、 世 よ の 相後 あひおく るゝ 千有 せんいう 餘歲 よさい 、 志 こゝろざし を 得 え て 中國 ちうごく に 行 おこな ふ。 離婁下: 孟子曰:「君子所以異於人者,以其存心也。. 仁者愛人,有禮者敬人。. 君子以仁存心,以禮存心。. 有人於此,其待我以橫逆,則君子必自反也:我必不仁也,必無禮也,此物奚宜至哉?. 其自反而仁矣,自反而離婁下: 孟子曰:「君子所以異於人者,以其存心也。. 愛人者人恆愛之,敬人者人恆敬之。. 仁者愛人,有禮者敬人。. 君子以仁存心,以禮存心。. 有人於此,其待我以橫逆,則君子必自反也:我必不仁也,必無禮也,此物奚宜至哉?.

孟子離婁上淳于髠曰:「男女授受不親,禮與?」孟子曰:「禮也。」 曰:「嫂溺則援之以手乎?」曰:「嫂溺不援,是豺狼也。男女授受不親,禮也;嫂溺援之以手者, 孟子,离娄章句上,离娄章句上·第一节解释翻译。 孟子曰:“离娄之明,公输子之巧,不以规矩,不能成方员:师旷之聪,不以六律,不能正五音;尧舜之道,不以仁政, 8·1 孟子曰:“舜生于诸冯① ,迁于负夏,卒于鸣条,东夷之人也。文王生于岐周,卒于毕郢② ,西夷之人也。地之相去也,千有余里;世之相后也,千有余岁。得志行乎中国, 孟子說:「水從源泉裡滾滾湧出,日夜不停地流著,把低窪之處--填滿,然後又繼續向前,一直流向大海。它是如此水不枯竭,奔流不息。孔子所取的,就是它的君子以仁存心,以礼存心。. 爱人者人恒爱之,敬人者人恒敬之。. 仁者爱人,有礼者敬人。. 其自反而仁矣,自反而有 孟子曰:「自暴者,不可與有言也;自棄者,不可與有為也。言非禮義,謂之自暴也;吾身不能居仁由義,謂之自棄也。仁,人之安宅也;義,人之正路也。曠安宅而弗居,舍正路而不由,哀哉!」孟子說:「自己糟蹋自己的人,和他沒有什麼好說的;自己拋棄自己的人,和他沒有什麼好做的。 有人于此,其待我以横逆,则君子必自反也:我必不仁也,必无礼也,此物奚宜至哉?. 副. 斜的古字。即斜行,迂迴曲折著走路。 《孟子·離婁下》:「蚤起,施從良人之所之, 遍國中無與立談者。」 漢·趙岐·注:「施者,邪施而行,不欲使良人覺也。 孟子 荀卿列传: 孟子、騶忌、騶衍、淳于髡、慎到、騶奭、環淵、接子、田駢、荀子、(公孫龍、劇子、李悝、尸子、長盧、吁子)、墨翟: 卷七十五: 第十五: 孟尝君列传: 孟尝君田文、馮驩: 卷七十六: 第十六: 平原君 虞卿列传: 平原君趙勝、虞卿: 卷七十七: 第 又三字姓。北魏有一那婁氏,後改婁氏。 又一二三作壹貳叄。【大學】壹是皆以修身爲本。【史記·禮書】總一海內。【前漢·霍光傳】作總壹。【六書故】今惟財用出納之簿書,用壹貳叄以防姦易。 又【韻補】叶於利切,音懿。孟子 曰:「離婁1之明、公輸子(2)之巧,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; 師曠3之聰,不以六律4,不能正五音5;堯舜之道,不以仁政,不 能平治天下。 今有仁心仁聞(6)而民不被其澤,不可法於後世者,不 行先王之道也。 故曰,徒善不足以為政,徒法不能以自行。 《詩》 云:『不愆不忘,率由舊章(7)。 』遵先王之法而過者,未之有也。 聖 人既竭目力焉,繼之以規矩準繩,以為方圓平直,不可勝用也;既 竭耳力焉,繼之以六律正五音,不可勝用也;既竭心思焉,繼之 以不忍人之政,而仁覆天下矣。 故曰,為高必因丘陵,為下必因 川澤;為政不因先王之道,可謂智乎? 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。 不 仁而在高位,是播其惡於眾也。 上無道揆(8)也,下無法守也,朝不 信道,工不信度,君子犯義,小人犯刑,國之所存者幸也。 孟子说:“即使有离娄那样好的视力,公输子那样好的技巧, 如果不用圆规和曲尺,也不能准确地画出方形和圆形;即使有师 旷样好的审音力,如果不用六律,也不能校正五音;即使有尧 舜的学说,如果不实施仁政,也不能治理好天下。 现在有些诸侯, 虽然有仁爱的心和仁爱的名声,但老百姓却受不到他的恩泽,不 能成为后世效法的楷模,这是因为他没有实施前代圣王的仁政的 缘故。 所以说,只有好心,不足以治理政治;只有好办法,好办 研能够自己实行起来。 《诗经》说:‘不要偏高啊不要遗忘,一 切遵循原来的规章。 ’遵循前代圣王的法度而犯错误的,是从来 没有过的。 离娄下: 孟子曰:“君子所以异于人者,以其存心也。.

孟子曰:“离娄之明,公输子之巧,不以规矩,不能成方员;师旷之聪,不以六律,不能正五音;尧舜之道,不以仁政,不能平治天下。 "孟子說:"(臣下在職時)有勸諫,君主就聽從,有建議,君主就採納,使君主恩澤遍及百姓;(臣子)有原因離職(到別國去),君主就派人領他出境,並且派人先到他要去的地方作好安排 离娄上.明光市政府孟子说:“臣下有劝谏,君主接受;臣下有建议,君主听从.政治上的恩惠下达到老百姓。 臣下有什么原因不得不离去,君主打发人送他出国境,并派人先到臣下要去的地方作一番安排布置, 离开了三年还不回来,才收回他的土地和房屋。 这就叫做三有礼. 这样做了,臣下就会为他服孝。 如今做臣下的,劝谏,君王不接 受;建议,君王不听从。 政治上的恩惠到不了老百姓身上。 臣下有什么原因不得不离去,君主把他捆绑起来,还想方设法使他到 所去的地方穷困万分,离开的当天就收回他的土地和房屋。 这种情况叫做仇敌。 君臣之问像仇敌一样,还有什么孝可服呢? ” 【读解】 所谓投桃报李,士为知己者死。 又所谓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 贤明的君主总是懂得这个道理,所以待臣下如手足,臣下必把君主当腹心,以死相报。 孟子 曰:“離婁①之明、公輸子(2)之巧,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; 師曠③之聰,不以六律④,不能正五音⑤;堯舜之道,不以仁政,不 能平治天下。 今有仁心仁聞(6)而民不被其澤,不可法于後世者,不 行先 王之道 也。 故曰,徒善不足以為政,徒法不能以自行。 《詩》 雲:‘不愆不忘,率由舊章(7)。 ’遵先王之法而過者,未之有也。 聖 人既竭目力焉,繼之以規矩準繩,以為方圓平直,不可勝用也;既 竭耳力焉,繼之以六律正五音,不可勝用也;既竭心思焉,繼之 以不忍人之政,而仁覆天下矣。 故曰,為高必因丘陵,為下必因 川澤;為政不因先王之道,可謂智乎? 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。 不 仁而在高位,是播其惡于眾也。 上無道揆(8)也,下無法守也,朝不 信道,工不信度,君子犯義,小人犯刑,國之所存者幸也。 孟子说:“桀和纣失去了天下,是因为失去了人民;失去人民,是由于失去了民心。 得天下有办法:得到人民,就能得到天下了;得人民有办法,赢得民心,就能得到人民了;得民心有办法:他们想要的,就给他们积聚起来,他们厌恶的,不加给他们,如此罢了。 人民向于仁,如同水往下方流、野兽奔向旷野一样。 所以,替深水赶来鱼的是水獭;替树丛赶来鸟雀的,是鹞鹰;替汤王、武王赶来百姓的,是夏桀和商纣。 如果现在天下的国君有爱好仁德的,那么诸侯们就会替他把人民赶来。 哪怕他不想称王天下,也不可能了。 现在想称王天下的人,好比害了七年的病要找存放多年的艾来治。 如果平时不积存,好就终身得不到。 如果不立志在仁上,必将终身忧愁受辱。 以至于死亡。 《诗经》上说:‘那怎能把事办好,只有一块儿淹死了。 ’说的就是这种情况。 原文 高祖竊因左右問其故、以平生所好、皆屠販少年、酤酒賣餅、鬭鷄蹴踘、以此為懽、今皆無此、故以不樂。 高祖乃 記事を読む 『孟子』現代語訳:梁恵王篇下(1)其庶幾乎 /2/11梁恵王(上・下) 孟子「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。 王者まであと一歩です。 それをネタに、一つ説教と自説の宣 記事を読む 『孟子』現代語訳:梁恵王篇上(11)無恆產無恆心 /1/29梁恵王(上・下) 孟子「恒産無くして恒心無し。 ただし天下は取りたいので策を教えてくれ、と言います。 対す 記事を読む 『孟子』現代語訳:梁恵王篇上(10)縁木求魚 /1/28梁恵王(上・下) 孟子「木に緣よりて魚うおを求む、でございますよ。 しか 記事を読む 依類象形。故謂之文。其後形聲相益。卽謂之字。文字者終古不易。而音聲有時而變。五方之民言語不通。近而一鄉一聚猶各操土音。彼我相嗤。矧在數千年之久乎。謂古音必無異於今音。此夏蟲之不知有冰也。然而厺古浸遠。則於六書諧聲之旨漸離其宗。 佢話佢晨早離咗職囖,就乜責任都唔使再負啝,但係公司重未收到佢份辭職信囖: 他說他早已離職,所以可以不再負責任了,但是公司還沒收到他的辭職信! 有輕微訝異或輕蔑意味 囖 陰平聲調(第1聲) 表示情況就是如此 · ^ 《朱氏世德碑》:「先伯娶劉氏,生子四人:重一公、重二公、重三公生盱眙,重五公生鍾離。先考君娶妻陳氏,泗州人,生子四:長重四公生盱眙,重六公、重七公生五河,某其季也,生遷鍾離後,戊辰年。」 ^ 诸多因素说明朱元璋出生在明光.

《孟子·离娄章句下·第十节》的注释翻译. 《孟子》是中国儒家典籍中的一部,记录了战国时期思想家孟子的治国思想和政治策略,是孟子和他的弟子记录并《論語·季氏》:「夫顓臾,昔者先王以為東蒙主,且在邦域之中矣。」 《孟子·離婁上》:「夫國君好仁,天下無敵。」. 文言文中用於句末,表示感嘆或疑問。 孟子曰:“離婁①之明、公輸子(2)之巧,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; 師曠③之聰,不以六律④,不能正五音⑤;堯舜之道,不以仁政,不能平治天下。今有仁心仁聞(6)而民不孟子曰:“君仁莫不仁,君义莫不义。” 孟子曰:“非礼之礼,非义之义,大人弗为。” 孟子曰:“中也养不中,才也养不才,故人乐有贤父兄也。如中也弃不中,才也弃不才,则贤不肖之相去,其间不能以寸。” 孟子曰:“人有不为也,而后可以有为。
7·6 孟子曰:“为政不难,不得罪于巨室 ① 。巨室之所慕,一国慕之;一国之所慕,天下慕之,故沛然德教溢乎四海。” 〔注释〕 ①巨室: 官宦大家,卿大夫家。 7·7 孟子曰:“天下有道,小德役大德 ① ,小贤役大贤;天下无道,小役大,弱役强。斯二者,天也。 离娄上: 孟子曰:“求也为季氏宰,无能改于其德,而赋粟倍他日。. 孔子曰:‘求非我徒也,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。. ’由此观之,君不行仁政而富之,皆弃于孔子者也。. 况于为之强战?. 争地以战,杀人盈野;争城以战,杀人盈城。. 此所谓率土地而食人肉
原文. 孟子曰:“离娄 ① 之明、公输子②之巧,不以规矩,不能成方圆; 师旷③之聪,不以六律④,不能正五音⑤;尧舜之道,不以仁政,不 能平治天下。. 今有仁心仁闻(6)而民不被其泽,不可法于后世者,不 行先 王之道 也。. 故曰, 徒善不足以为政 ,徒 离娄下. 君臣之道,恩义为报. 【原文】. 孟子告齐宣王曰:“君之视臣如手足,则臣视君如腹心;君之视臣如犬马,则臣视君如国人;君之视臣如土芥,则臣视君如寇仇。. ”. 王曰:“礼,为旧君有服①,何如斯可为服矣?. ”. 曰:“谏行言听,膏泽下于民

君子以仁存心,以礼存心。. 今有仁心仁聞(6)而民不被其澤,不可法于後世者,不 行先 王之道 也。. 离娄下: 孟子曰:“君子所以异于人者,以其存心也。. 有人于此,其待我以横逆,则君子必自反也:我必不仁也,必无礼也,此物奚宜至哉?. 其自反而仁矣,自反而有 孟子 曰:“離婁①之明、公輸子(2)之巧,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; 師曠③之聰,不以六律④,不能正五音⑤;堯舜之道,不以仁政,不 能平治天下。. 故曰,徒善不足以為政,徒法不 爱人者人恒爱之,敬人者人恒敬之。. 仁者爱人,有礼者敬人。.



5 thoughts on “孟子 離 婁”

  1. 孟子曰:「离娄①之明,公输子之巧,不以规矩②,不能成方圆;师旷③之聪,不以六律④,不能正五音;尧、舜之道,不以仁政,不能平治天下。 今有仁心仁闻⑤,而民不被其泽,不可法于后世者,不行先王之道也。 故曰: 徒善不足以为政 。 徒法不能以自行。 诗云:『不愆⑥不忘,率⑦由旧章。 』遵先王之法而过者,未之有也。 圣人既竭目力焉,继之以规榘准绳⑧;以为方员平直,不可胜用也。 既竭耳力焉,继之以六律,正五音,不可胜用也。 既竭心思焉,继之以不忍人之政;而仁覆天下矣。 故曰:为高必因丘陵,为下必因川泽。 为政不因先王之道,可谓智乎? 是以惟仁者,宜在高位,不仁而在高位,是播其恶于众也。 上无道揆⑨也,下无法守也;朝不信道,工不信度;君子犯义,小人犯刑:国之所存者,幸也。孟子曰:「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,其失天下也以不仁。國之所以廢興存亡者亦然

  2. 孟子说:“离娄眼神好,公输班技巧高,但如果不使用圆规曲尺,也不能画出方、圆;师旷耳力聪敏,但如果不依据六律,也不能校正五音;虽有尧舜之道,如果不施行仁政也不能使天下太平。 现今有些国君虽有仁爱之心、仁爱之誉,但老百姓却不能得到他们的恩惠,也不能被后世效法,就是因为不实行先王之道的缘故。 所以说:‘仅有善心不足以用来治理好国政,仅有法度不能自行实施。 ’《诗经》说:‘没有过失没有疏漏,一切都按先王的典章。 ’遵循先王的法度而犯错误的,还从来没有过。 圣人既已竭尽了视力,再加以圆规、曲尺、水准、墨线,来制作方、圆、平、直的东西,使这些东西用之不尽;既已竭尽了听力,又用六律来校正五音,使各种音阶应用无穷;既已竭尽了心思,再接着推行不忍心别人受苦的政策,使仁爱足以遍惠天下。孟子曰:「世俗所謂不孝者五:惰其四支,不顧父母之養,一不孝也;博弈好飲酒,不顧父母之養,二不孝也;好貨財,私妻子,不顧父母之養,三不孝也;從耳目之欲,以為父母戮

  3. 《孟子·离娄下》是一本 古籍 ,作者是 孟子 。 作品名称 孟子·离娄下 作 者 孟子 创作年代 战国时期 作品出处 孟子 文学体裁 古文 孟子 ¥ ¥ 服务由京东提供 购买 孟子 ¥ ¥ 服务由京东提供 购买 孟子 ¥ ¥ 服务由当当网提供 购买 孟子 ¥ 服务由京东提供 购买 目录简介翻译 简介 编辑 播报 离娄下·第一章 孟子曰:「舜生于诸冯,迁于 负夏 ,卒 于鸣 条,东夷之人也。 文王生于 岐周 ,卒于毕郢,西夷之人也。 地之相去也,千有馀里;世之相后也,千有馀岁:得志行乎中国, 若合符节 。 先圣 后圣 ,其揆一也。 」 离娄下·第二章 子产听郑国之政;以其乘舆济人于溱、洧。 孟子曰:「惠而不知为政。《孟子·離婁下》是一本古籍,作者是孟子。

  4. 姊妹计划: 数据项. 孟子曰:“离娄之明,公输子之巧,不以规矩,不能成方员。 孟子曰:「勢不行也。教者必以正;以正不行,繼之以怒;繼之以怒,則反夷矣。『夫子教我以正,夫子未出於正也。』則是父子相夷也。父子相夷,則惡矣。古者易子而教之。父子之間不責善。責善則離,離則不祥莫大焉。」离娄上 孟子及其弟子公孙丑、万章等人, 离娄下, →.

  5. 孟子と戦国諸侯の含蓄のある対話や孟子と高弟たちの言行・思想を集積して編纂した『孟子』の離婁章句(りろうしょうく)の書き下し文を掲載して、簡単な解説(意訳や時代背景)を付け加えていきます。 ここでは『孟子』の離婁章句(孟子 第七巻, 第八巻)の一部を抜粋して解説しています。 冒頭にある1,2, の番号は、『孟子』の実際の章とは関係なく便宜的につけているものです。 [書き下し文]1.孟子曰く、離婁(りろう)の明、公輸子(こうゆし)の巧も、規矩(きく)を以てせざれば、方員(ほうえん)を成すこと能わず。 師廣(しこう)の聡も、六律(りくりつ)を以てせざれば、五音(ごいん)を正すこと能わず。 尭・舜の道も、仁政を以てせざれば、天下を平治(へいじ)すること能わず。今也为臣,谏则不行,言则不听,膏泽不下于民;有故而去,则君搏执之,又极之于其所往;去之日,遂收其田里。此之谓寇仇。寇仇何服之有?” 孟子曰:“无罪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